国内最专业的微信数字营销平台

微商开始从朋友圈撤离,向平台和客户端转移

资讯 webzmt 746浏览 0评论

种种迹象表明,朋友圈微商已走向末路。这种靠层层代理、压货渠道、透支人际关系的做法已经不合时宜了。随着微盟V店、口袋微店、拍拍微店等平台微商开始崛起,朋友圈微商开始走向没落。
微商被寄予最有可能超越淘宝的新型商业形态,近年来倍受争议。有人说2015年是微商元年,也有说是微商末年。不管是元年还是末年,2015成为微商最为激荡的一年。笔者将这一年称为微商的拐点。即朋友圈向左,平台向右。
媒体质疑,大伽唱衰
像Uber一样,大肆繁荣的背后,却是胆战心惊的乱象。微商的繁荣主要得益于一是微信的发展降低了各种营销成本,使人人电商和社交电商成为一种可能;二是淘宝的pc端的红利期已接近尾声,越来越多的个体用户通过各种渠道尝试不同的可能性。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朋友圈做生意就是最廉价的“致富神话”,各种隔三叉五的千人大会,万人大会一波接一波。而正是这种“神奇”的“致富神话”和频繁的营销大会,引起了媒体的强烈关注。
“血统”造假、成分造假、暴利惊人”,这是央视首次通过实地暗访首次将微商面膜生产的调查结果以视频的形式公之于众。一时间舆论哗然,业界唏嘘声一片。可以说央视的曝光是微商发展有史以来面临的最大一次信任危机,某些品牌直接“躺枪”。然而,时隔一个月后央视再次对微商涉嫌传销进行猛烈开火。
这次的火焰似乎更猛烈一些,如果说第一次是对微商“售假”的质疑,那么第二次就是对“传销”的定性。央视将“微商传销”定义为三大特性:
做代理无需加盟费用,直接购买货物就可以成为销售代理;
品牌代理有多个层级,拿货越多,层级越高,而最高等级的代理商则需要一次拿货数万元以上;
成为代理后,就可以发展次级代理,也就是俗称的下线。
每个层级的代理拿货价格不同,赚层级差价得到的收入要远高于直接销售,越高级别的代理依靠发展下级代理获得的收入越多。 在央视调查微商致富的玄机就是:“真正赚钱的不是靠零售,而是靠发展下级代理商,而手段,就是造假和炫富!”
通过央视的报道,大致可以揣摩一下央视曝光的逻辑,从质疑到定性,从产品到会议。按照微商目前的发展来看,下一步有可能曝光的就是某个公司企业。不管央视定义的”微商传销“正不正确,但至少给目前的化妆品微商泼了一瓢冷水。微商要想重新树立信任,恐怕还得有待时日。
不仅主流媒体对微商“不屑一顾”,甚至连某些自媒体人,行业大伽也开始唱衰微商。某知名社群创始人将五月定义为微商末日来袭前的征兆。主要体现在: 业绩大幅下滑,团队大分裂。“行业已经进入了杀大咖的阶段,大代理压货后出货开始变的困难,资金被压制,甚至连过去两年的积累开始回吐,一些性急的大代理会选择继续投入资金请明星搞活动,陷入了死循环。”
某种程度上,笔者同意这位大伽所表述的这些现象,但对“微商末年”的武断判定持保留意见。在笔者看来,这是一个优胜劣汰,良币驱逐劣币的过程,对此也无需大惊小怪。这是市场发展的必然。
品牌维艰,自吹自擂
虽然,品牌的进驻可以给微商背书,但目前给微商背书的都是一些化妆品,面膜等复购率高、毛利高的快消品,在一些还在观望的品牌商来说,他们并为做出特别的成绩出来。基本还处在”雷声大,雨点小“的阶段。在此,笔者举几个例子。
首先,俏十岁“退场”。谈到“微商”,不管是同行还是市场都把“俏十岁”定位为朋友圈微商的鼻祖。生于草根时代,凭借朋友圈的庞大用户基数红利与疯狂广告营销,一年之内的销售额迅速突破4亿,创造了化妆品微商领域的神话。伴随着名声的崛起,随之而来的是“假货冲击、价格不稳、管理不系统、售后服务不完善”的质疑和批判。为了维护品牌形象,去年12月,俏十岁突然宣布,将停止微商渠道供货,至今仍然没有恢复微商渠道供货。在微商面膜领域,俏十岁开始离场。

QQ截图20150707102224
其次,思埠转型。思埠微商可谓步伐有点大。“今年1月5日,新三板挂牌企业广东幸美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830929.NEEQ,下称“幸美股份”)发布股票发行认购公告称,向广州思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思埠”)以每股2元的价格,增发不超过3891万股的股票(含3891万股)。本轮融资为中国美妆行业在新三板领域的第一笔投资,发行完成后,思埠集团将成为幸美股份实际控制人。据悉,按幸美目前规划,2年内拟从新三板转板A股市场(第一财经报道)。”
从重金拿下央视春晚倒计时广告到将成立之初的注册资本由50万提高到1亿元,思埠的步子越迈越大,有业内人士指出,思埠生意经营的核心并不是在卖面膜或卖产品,而是在卖关系模式,不一定到终端,经销系统内部就可实现销售。“真正赚到钱的是上层的人,下层的人压货非常普遍。”从一系列的投资布局动作来看,思埠已经意识到原有模式的风险,或者红利已经被透支,转型“上岸”是必然的选择。
在早年的演讲上,思埠集团董事长吴召国就向记者表示,未来思埠将向微商渠道的平台转型。吴兆国如是描述:从牵手“幸美”的那一刻开始,思埠将不再推出自己的品牌,只和国内顶尖的护肤、彩妆等品牌合作,思埠最终会成为国内最大的品牌运营商。
再次,韩束自导自演。在今年3月的一次微商产业峰会,韩束副总裁、微商CEO陈育新以500万元的赌注挑战传统电商,陈试图以此证明微商渠道要优于传统电商渠道,这一赌局被传统电商云杉资本回应。除了在“赌局”之外,陈育新还不忘在每一次大型的微商大会上推销自己的代言人形象。
“太多误解,骂!冲我来。被坑的!跟我投诉。不管是谁,我尽力帮你。我为微商代言。可做行业标准,可做马前卒。”
以上是陈育新微微商代言的文案,这些煽情的表露,在笔者看来是一种自导自演的作秀和炒作。韩束的这种不合时宜的“微商营销大法”还能走多远?
朋友圈微商撤离,平台微商登场
种种迹象表明,朋友圈微商已走向末路。这种靠层层代理、压货渠道、透支人际关系的做法已经不合时宜了。不久前由微盟研究院发布的《2015年一季度中国微商行业报告》指出(见笔者之前在钛媒体写的《微商变形记:深度解析微商的四大形态和未来的四种模型》一文),微商始于品牌,乱于个人,兴于社群,重构于平台。
随着微盟V店、口袋微店、拍拍微店等平台微商开始崛起,朋友圈微商开始走向没落。平台微商有许多独特的优势,如不用囤货,解决了货源,交易机制、信任机制以及消费者保障等核心交易问题,商品也更加多元化。平台微商是一个去中心化和去流量化的交易平台。它有着一整套完善的交易机制,从上游的上架选品到中游的代销分销再到下游的购买返佣等,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链条。
平台微商的兴起,避免了朋友圈刷屏、假货横行的现象。品牌微商,个人微商以及社群微商逐渐向平台微商转移,表明微商正从一个丛林时代走向规范有序时代。

推荐阅读:微商可以做吗,微商新手起步技巧

微商可以赚多少钱 微商真的有那么好赚钱吗?

微商可以巧用微博推荐 四大忌讳要知晓

海尔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微商科技有限公司这事,你怎么看?

资本扎堆微商,微商科技时代到来?

转载请注明:自媒体三人行 » 微商开始从朋友圈撤离,向平台和客户端转移

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